司徒華逝世10周年:10本有聲書 親子伴讀—《潤物無聲——華叔精選文章聲影檔案》

誠邀親臨「六四紀念館」參觀,請按此了解預約詳情

 


10本有聲書 親子伴讀:《潤物無聲——華叔精選文章聲影檔案》

  1. 守時〈不忠乎?不信乎?〉
  2. 留港〈活著在人間〉
  3. 本領〈天使帶來的稱讚〉
  4. 四季〈春、夏、秋、冬〉
  5. 六四〈毋忘六四事件  平反八九民運〉——零四年五月十二日立法會動議辯論的發言
  6. 政治: 立法會的告別動議
  7. 摘星〈尋找星星的小女孩〉
  8. 工作〈掃落葉〉
  9. 六四「六四」答問三金句
  10. 快樂〈快樂的小女孩〉


1. 不忠乎?不信乎?
(1998年12月24日收於三言堂結集《胸中海嶽》)

📽️ 短片


曾與我交往共事較久的朋友,都知道:我是很守時的;而且,對「例遲」者,並不視之為可「不拘」的「小節」。

怎樣才能做得到守時。

首先,提升到「為人謀而不忠乎」、「與朋友交而不信乎」的高度。「忠」,就是全心盡力做好應做的事;「信」,就是遵守契約承諾。會議或約會,是共同商議確定的,可以說是一種契約承諾。假如不能做得到準時,當時為甚麼不提出異議而同意呢?或事先聲明不能守時呢?既然已確定了,就要全心盡力去兌現。

其次,是對議事和他人的尊重。會議因多人遲到而延後才開始,會失去嚴肅的氣氛,造成渙散的狀態,影響團體士氣。只有你的時間才寶貴,別人的時間就可浪費嗎?倘若是朋友的約會,起碼是不夠禮貌。

第三,隨身帶備記事簿,把日期、時間、地點等,清清楚楚記下來。記下了,不單是為了準時赴會,而且不致與其後才確定的會議約會相衝突;如在之前之後另有約會,也好計算一下其間的空隙,能否趕及。

第四,留有餘地。我的手表,總比準確時間快六分鐘。首五分鐘,是第一後備,另一分鐘是第二後備。假如交通或地點不太熟悉,更要預出多點前往的時間。有一次因為鬧鐘壞了,以致遲到,自此,我的牀頭放置了兩個鬧鐘。

第五,要有計劃預算。出門要攜備的物件、採用甚麼交通工具、是否繁忙時間會塞車、乘坐交通工具外的步行時間,都想一想,有一個計劃和預算,去貫徹執行。

時間觀念,考驗了做事能否認真嚴謹。



2. 活著在人間
(1999年2月10日收於三言堂結集《胸中海嶽》)

📽️ 短片


  港台記者說《議事論事》要拍一個特輯,訪問各議員,請他們談談為甚麼留在香港我答

「香港,是我生於斯、長於斯的地方。這裏,有教育過我和我教育過的人。只有活在這裏,我才感到是活着在人間。」行文時還有十多天,便是我六十八歲生日。這六十八年來,除了日治的三年零八個月,逃難返回故鄉外,我一直生活在香港。我的根始終植在這裏,開出此地的花,結出此地的果。

從七三年文憑教師薪酬事件開始,在金禧事件、反日篡改侵華史實、中文運動、爭取八八直選、支援中國民運等社會運動中,在教協、支聯會、港同盟、民主黨的創建中,我都站在第一線。這二十多年來,社會的進步,其中有着我的歌和泣。我不僅生於斯、長於斯,同時歌於斯、泣於斯。

教育與受教育,在學校之外,是更大的天地。朋友、羣眾,甚至敵人,都是可得教益的老師。在四十年教育工作中,我沒有辜負我的學生。更多認識或不認識的朋友,在劇變中,彼此曾相濡以沫而成長過來。我留戀這一切,珍惜這一切,並只有在香港,我才可以不忘懷這一切。

人間有真、善、美,更有假、惡、醜,兩者並存而對比,才顯出前者的可貴,激起追求前者活着的鬥志。世外桃源的人們,「不知有漢,無論魏、晉」,但漢和魏、晉,還是實有,那裏的人們是你的同類。「不知」還有這樣的同類,實在是知道的,能不有愧而內疚,活得心安理得嗎?

在一生最後的歲月,我要活在人間,那只有在香港。



3. 天使帶來的稱讚
(2002年4月17日收於三言堂結集《夜聽春雨》)

📽️ 短片

 

森林動物舉行大會,各各誇耀自己本領。獅子說:我是獸中之王,吼叫一聲,誰都要懾伏。大象說:我力大無窮,鼻子一捲,就舉起千斤重。猴子說:我身手最敏捷,一聳身就爬上樹頂。狐狸說:我最聰明,能想出各種奇謀。蒼鷹說:我飛得最高,有誰能像我看得見廣闊的天地。鸚鵡說:我的舌頭最靈活,能像人一般說話。黃鶯說:我有最美妙的嗓子,唱出動聽的歌曲。

忽然一個天使從天而降。她說:你們的爭吵聲太大,讓上帝也都聽見,但為甚麼聽不見三種小動物的聲音,特地差我把對牠們的稱讚帶來。天使緩緩地說:

第一種是蚯蚓。牠們生活在陰暗潮濕的泥土,爬行着把泥土鑽鬆,讓植物生長得更好。牠們前面永遠沒有路,全靠自己向前爬行,闖出路來。從不感到灰心和疲倦,也從不誇耀和埋怨。牠們是毅力和苦幹的榜樣。

第二種是螞蟻。單一隻螞蟻是過不了河的。牠們總抱在一起,組成一個蟻團飄流。在河流中的蟻團,有些螞蟻在蟻團下面浸在水裏。這些浸在水裏的螞蟻,必會浸死,卻始終沒有獨自逃走,即使浸死仍緊抱同伴。這些浸死了的螞蟻,是獻出生命,使集體活着過河。

第三種是企鵝。企鵝一生只有一個配偶,終身相守,誰都不會拋棄或背叛誰。所以,常常發現,在一隻企鵝屍體旁邊,總躺着另一隻的屍體,牠們一雙一對地死在一起。牠們是互愛和堅貞的榜樣。

天使最後說:毅力和苦幹、團結和無私、互愛和堅貞,不都是很值得稱讚嗎?



4. 春、夏、秋、冬
(2004年1月29日收於三言堂結集《化作春泥》)

📽️ 短片

 

春天來了。小孩子對爸爸說:「假如一年四季都是春天,便好了!」爸爸說:「你把春天怎樣地可愛,在筆記簿上記下。」於是,他在筆記簿寫了:

「春天和暖,路旁的草綠了、樹綠了、花開了。我看見蜜蜂、蝴蝶、鳥兒,快活得像歌舞的小孩;農夫忙著播種、插秧,期待豐收。大地充滿生機和希望!我的心裏也感到充滿生機和希望!」

夏天來了。白天長了,很早便天亮,起來上課不用摸黑;很晚才天黑,做功課常常不用亮燈;到沙灘去游泳,享受在海水裏的涼快;還可以放風箏,花草樹木長得比春天更蓬勃,蜜蜂、蝴蝶、鳥兒也更活躍了。

爸爸又囑咐他把這些話寫在筆記簿上。

秋天來了。爸爸鼓勵他把秋天的可愛也寫在筆記簿上。他寫下:

「秋天比夏天涼快得多。爬山真好!站在山頂眺望山下景色,可以看得很遠很遠,心胸也擴闊了!最可愛是藍藍的天空;晚上一閃一閃的星星,使人寧靜和深思。這還是收穫季節,得到豐收的農夫一定很高興!新學年又開始,學習新的課程,認識一些新同學。」

冬天來了。小孩在筆記簿上寫下:

「冬天雖然寒冷,也有可愛之處。在電視看見下雪,鵝毛般的雪花飄下,小孩子堆雪人、滑雪,也分享得他們的歡樂。有空正好讀課外書。一年快完了,又孕育人們的新希望。我也快長一歲,多好啊!」

爸爸叫小孩子翻開筆記簿讀一讀曾記下的,對他說:「一年四季都是可愛的,能珍惜每一天,那麼,就會變得更可愛!」



5. 毋忘六四事件  平反八九民運——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立法會動議辯論的發言
(2004年5月13日收於三言堂結集《化作春泥》)

📽️ 短片

 

蔣彥永醫生上書人大要求為「六四」「正名」。我們今天的動議,如他所說一樣,「是全國人民的心願,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心願。」

「六四」中被奪去獨子生命的丁子霖教授,給香港母親一封信。她說:「我們站起來的天安門母親群體,不僅要尋求正義,公正解決『六四』問題而進行不懈的抗爭,而且還要為爭取自由、民主作出努力。」她說得對,「平反六四」,就是為了爭取自由、民主。

中方高官認為,支聯會要放棄「結束一黨專政」的口號,才會與參加支聯會的民主派溝通。我回答說:支聯會五大目標,是「釋放民運人士、平反八九民運、追究屠城責任、結束一黨專政、建設民主中國」,要放棄「結束一黨專政」,是否也要放棄「建設民主中國」?不「結束一黨專政」,怎能「建設民主中國」?他們是否也反對「建設民主中國」?是否認為「建設民主中國」也是對抗性顛覆性?所謂「溝通」,只不過是要我們永遠在「一黨專政」之下,放棄對民主、自由的追求,做順民而已。

現在,借本會的記錄,寫下我們的莊嚴誓言,在任何壓力下,都不畏懼、不退縮、不放棄,一定堅持下去,戰鬥到底。無論政治或自然的風雨,怎樣狂暴,都如期舉行。我們已作好公民抗命的準備。香港的民主運動,要多經風雨,在鍛煉中壯大。

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唱過一首歌,頭兩句是:「坐牢算甚麼?我們骨頭硬!」我曾將魯迅一句詩改了一個字,刻為閑章「還有豪情似舊時」。



6. 立法會的告別動議
(2004年7月6日收於三言堂結集《山鳥山花》)

📽️ 短片

 

自有民選的議席開始,我即當選為議員。八五、八八年(教學界功能組別);以後是直選,九一、九五、九八、二千年。其間,九五年的那一屆,任期本應到九九年,但因「直通車」被毀而下車,九七至九八年中斷一年,九八年再當選。至今已整整十八年。

有議員曾批評我是「政治動物」。我回應說:人是動物,動物包括人,「政治動物」並不可恥,但千萬不要做「政治禽獸」,更不要做「政治蝙蝠」。蝙蝠雖屬獸類,但又像鳥類會飛,有點近乎非禽非獸、或禽或獸、亦禽亦獸。而且害怕光明,晝伏夜出、睡時倒掛,頭下尾上,眼中所見都是顛倒了的。

又有議員批評別人在議會內把問題「政治化」。中山先生說:政治者,大眾的事務也。立法會是立法機關和民意機構,討論的都是大眾事務,怎能不「政治化」呢?又有人常常說:妥協是政治的藝術。我以為,妥協有兩種:一是出賣背棄原則的妥協,另一是「退一步、進兩步」的策略運用。倘若是前者,那不是「藝術」,而是「偽術」。不能模糊兩者。判斷的關鍵是,能否堅持原則,堅持前進的方向。

我認為「政治道德」是首要的,沒有「政治道德」的所謂「政治智慧」,只是沒有靈魂的權術、詭計、伎倆而已。我曾寫過:擁抱公義,堅持原則;光明磊落,無私正直;真誠信實,寬宏大量;無畏險阻,堅忍不拔;虛心謙遜,勤奮進取;澹泊樸素,刻苦清廉......。做個真正的人。



7. 尋找星星的小女孩
(2005年2月7日收於三言堂結集《俯首甘為》)

📽️ 短片

 

小女孩望著燦爛星空,心想:多麼美麗的星星啊!假如我能摘下一顆,會比甚麼玩具都好玩。怎樣才能把星星摘下來?森林裏一群仙女一定知道。於是,她到森林向仙女們請教。

她們對她說:你要繼續前行,先找到「四隻腳」請求牠帶你去找「沒有腳」;然後又請求「沒有腳」把你帶到「沒有梯級的梯子」;最後爬上那梯子,爬到最高便可摘下星星。

她走呀走,遇上一匹馬。馬說:讓我載你一程罷,你要到哪裏去?她說:我要去找「四隻腳」,然後再去找「沒有腳」。馬說:我就是「四隻腳」,卻不知道「沒有腳」在哪裏,但也會盡力幫忙你。

小女孩騎著馬來到大海岸邊。馬說:你自己再去找「沒有腳」罷。

小女孩望著大海,這時游來一條很大的魚。魚問:你在想甚麼?她說:我要找「沒有腳」,仙女告訴我,牠會把我帶到「沒有梯級的梯子」。魚說:我就是「沒有腳」,我知道「沒有梯級的梯子」在甚麼地方,我把你送去。

小女孩爬上魚背,在波濤洶湧中前行。很久很久,在海與天相接之處升起一道彩虹。

魚說:彩虹就是「沒有梯級的梯子」,你爬到頂端,便可以到達天空,摘下天上的星星。但要小心,千萬不要掉下來!

小女孩一步一步慢慢地向上走。來到彩虹頂端。那些星星很近很近,彷彿在身邊。

她正要去摘下一顆星星,忽然一顆流星掠過。失去平衡從彩虹上跌下來。她醒來了,原來是一個童話般的夢。



8. 掃落葉
(2006年3月7日收於三言堂結集《又綠江南》)

📽️ 短片

 

佛寺一個小和尚,住持吩咐他每天早上清掃院子地上的落葉,盛在竹籮裏。

院子每天地上的落葉不少,天天都要清掃;,沒有空閒的一天。

他向住持訴苦:可不可以讓我有一兩天休息?住持說:明天你清掃落葉時,先用力搖樹幹,把後天才落下來的枯葉搖了下來。這樣,看看後天可不可以不去掃,休息一下。

第二天,他依著住持的話去做。一些幼嫩矮小的樹,果然搖下了一些沒有落下來的枯葉。這一天,他費了比平時更多的氣力,希望翌日可以休息。

第三天,他到院子去看,院子同樣滿地落葉,他還是不得不去清掃,做得並不比以前輕鬆。他去見住持,說:你教我的方法,完全沒有用呀!今天的落葉還是那麼多!住持聽了,對他說:我暫時換一換你的工作。明天,你不用去掃落葉,到廚房幫忙燒水煮飯。

小和尚在廚房工作了好幾天,有很大的啟發,向住持訴說。他首先向住持道歉,說自己參悟得禪意。

他說:我每天燒水煮飯,用的燃料,都是一籮一籮乾枯的樹葉,原來就是我每天清掃盛存起來的落葉。假如沒有這些落葉,便燒不出水煮不出飯來喝和吃。喝一天水,吃一天飯,就要掃一天落葉。水和飯,一天天地喝和吃,不能把以後的都喝和吃了;我們的工作,也要一天一天去做,不能把將來要做的都做完了。



9. 「六四」答問三金句
(2006年6月5日收於三言堂結集《弦斷誰聽》)

📽️ 短片

 

每年「六四」,記者們總重複問:會不會平反?甚麼時候平反?你會看得見平反嗎?我的回答也是一貫的:一定會;道路是崎嶇、曲折、艱苦、漫長的;重要的不是看見成功,而是信念的堅持。

我再試用《聖經》三金句回答。

「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,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,所持的信念我已經守住了。」那美好的仗已經打過了,但沒有說打贏了;當跑的路已經跑盡了,但沒有說跑到目的地;所持的信念已經守住了,但沒有說信念已經實現了。不管結果怎樣,只求畢生悉力以赴,便心安理得而無憾。

「你們聽着!有一個撒種的出去撒種,撒的時候,有的落在路旁,小鳥飛來就吃掉了。有的落在泥土不多的石地上,因為泥土不深,很快就長起來。

但太陽一出來,就把它曬乾,又因為沒有根就枯萎了。有的落在荊棘裏,荊棘長起來,把它擠住,它就結不出果實來。有的落在好土裏,就生長繁茂,結出果實。有三十倍的、有六十倍的、有一百倍的。」耶穌這段話用來比喻傳播福音。即使祂去傳播,很多人聽了也未必信奉,有如落在路旁、石地、荊棘的種子。但祂並沒有失望放棄,仍然繼續堅持傳播。因為總有一些落在好土,結出三十倍、六十倍、一百倍的果實。不計成敗,不斷撒種;也不企望自己能親眼看見好土中結出的果實。

「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: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裏死了,仍舊是一粒;如果死了,就結出許多果實來。愛惜自己生命的,就喪掉生命;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,就必會保存生命到永遠。」

「愛惜自己生命」,是指貪生怕死或只顧個人生活豐厚;「恨惡自己生命」,是指傾空地奉獻。這樣地「恨惡生命」,也就是成功了生命。這樣地死了,結出許多果實,就是自己生命的延續,能夠保存到永遠的延續。這也是「永生」。



10. 快樂的小女孩
(2010年1月27日收於三言堂結集《起看星斗》)

📽️ 短片

 

她約三四歲,天真、活潑、開朗、富想像力,天天都很快樂。

春天,玫瑰繁開,她走近花叢,傾頭側耳貼着花兒好一會。

媽媽問:「你看見甚麼?」「我看見花兒在笑,笑得很開心!」「你聽見甚麼?」「它對我說:歡迎你來探望我。」「你又對它說甚麼?」「我說:祝你明年開得更大更紅!」夏天,爸媽和她探望祖父母,沒有攜備雨具。途中,忽然黑雲滿布,快下雨了。她仰望天空,哈哈地笑起來。

爸爸問她:「你為甚麼望向天空笑起來?」「上帝要拍照呀!雷聲是祂的呼喚,閃電是祂的閃光燈!我要讓祂拍得我的笑臉呀!」秋天,她蹲在圍牆下看着地上許久。

媽媽問:「你在看甚麼?」「牆邊有一蟻洞,蟻兒一隻跟着一隻出出入入。冬天快來了,牠們忙着找食物準備過冬。我要看看牠們是不是累出了大汗?」冬天,老母狗老死了。她沒有流淚,懇求爸媽把牠葬在後園對着她房間的窗口的地方。每天晨起打開窗,默默對着狗墳禱祈。心裏說:「你一定會復活永生。我希望你復活後化作墓旁的小樹。明天春天,你又可以和我在一起了。」她會一生都這樣快樂嗎?會的!

她為甚麼會這樣快樂呢?假如你能像她,看見花兒的笑,聽見花兒的笑聲;覺得雷電,是上帝的呼喚和閃光燈,在拍照;懂得螞蟻的辛勤,擔心牠們累出大汗;相信母狗死後,能夠復活永生,又再臨人間:那麼,你也會像她一樣快樂,天天快樂的。